• 2009-12-14

    韩寒 立波 两个上海真男人 - [随笔]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orgias-logs/53736018.html

    很久没关注韩寒了,从《三重门》之后就只是偶尔从新闻里知道他的情况,直到前段时间偶然地看了他博客上关于上海更换5000块路牌的文章,觉得写得很好,于是一路看下去,才发觉很有当年“杯中窥人”的感觉,韩寒果然还是杂文写得最有意思,今天再顺藤摸瓜地一路谷歌视频中找到当年鲁豫有约的那期,觉得采访里也说得很不错,对照当初他刚发表《三重门》接受电视采访对话那次节目,说话要成熟谦虚多了。不过对话节目也很好笑,那两个请来的专家和那个辫子女总是从传统角度来分析,觉得韩寒走的太过了,不相信他可以走很远,结果事实证明了一切。但是放眼现在所有采访节目,包括可凡的几乎全是问相同的问题,而且都是赞赏的目光,可以看出现在社会终于完全认可了他。

     

    当初韩寒当初写的关于石化的一些随笔,至今还在记忆中,毕竟都是金山老乡。当初和我一起毕业的同学们都在千方百计想如何留在市区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韩寒却说非常喜欢他的家乡,不想去市区,不过这也许和当初的休学一样带有一丝无奈,按他的话来说,“一个中国的顶级畅销书作家,出版三本顶级畅销书,在上海内环以内才能买一套公寓”。

     

    再说立波,因为太红,所以一直有抵触心理,结果还是从鲁豫有约的那期立波采访开始发现这个男人很有意思,加上对申花的情结,所以当知道蓝魔的队歌也是乃伊组特的时候,更加想看看他的作品。然后开始看他的《笑侃三十年》和《笑侃大上海》两个作品,和一个财经论坛上的《我为财狂》,发觉前面两个都很好笑,但最后一个没前面两个好笑,也许是因为是财经论坛不是兰心大剧院,所以一开始观众反映很拘谨,后来才慢慢放开,因此看立波还是要去兰心大剧院。

     

    韩寒和立波两个人身上都有一个非常难得的特点,就是在幽默调侃中评论时事,就象有人留言的那样“现在这个社会还有人可以让大家畅怀大笑,实在太难得了。”而且两人都是带有智慧的幽默,紧贴时事,从自己独特的角度去分析。最难得的是现在社会,正逐渐用更包容的心允许不同的声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