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1-13

    《芙蓉》以及湖南美术出版社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orgias-logs/494304.html

    一直觉得长沙的两家出版社很强 一个叫湖南美术出版社 一个叫湖南文艺出版社 分别出版过实验文艺丛书系列 以及著名的杂志《芙蓉》 说到芙蓉,就不得不又要感叹了,多么怀念2000年那时的芙蓉,那时石化也买不到,只有工人文化图书馆里的阅览室里有,每期都是崭新的,估计也没人翻,我常常就去那看,看的兴奋了,就有一次跑到管理员面前,询问能否把他们过期的芙蓉都卖给我,按原价都成,可他们说他们没权利做主,于是我只能去邮局询问能否订阅,结果他们说私人不可以邮购杂志,靠,什么奇怪的规定?而且邮购目录里竟然没有这个杂志。于是就问邮局能否帮忙每次进一期芙蓉卖,并留了电话号码,但我们这的邮局一直没进到这个杂志。这样的遗憾伴随了我整个22岁。
    如今我已经27岁了,5年过去了,可我依旧很怀念那时的芙蓉。而主编萧元目前又在哪里呢?此外,还有看到一些不错的艺术书籍也大都是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的。
    《芙蓉》是第一个在地上杂志推出70后这个概念的,并且那时还有许多绘画、装置艺术、电影、戏剧、摄影、音乐介绍,类似《视觉21》,但比《视觉21》更偏向文学性,毕竟前身是一本文学杂志嘛。可惜现在走了萧元后的《芙蓉》没什么看头了,无限怀念,又是一本让人怀念的杂志。
    分享到:

    评论

  • 最爱《唯美》仅一本让我珍藏十年至今。里面美丽语言让我每每翻阅都倍觉亲切,感谢我能拥有一本好书。让我看到真善美的真正回归。
  • 找到介绍了



    文壇之奇葩:《唯美》



    青子



    聽說作家張煒與汪稼明要聯袂主編一套藝文叢書《唯美》,心裡不免有些疑惑。眼下類似的刊物、叢書也不少了,這《唯美》靠什麼來“顯山露水”呢?等待了半年之久,《唯美》第一輯終於出版了,拿到手中一看,真是清雅、大氣,令人愛不釋手。娟秀的封面設計、精美的印刷堪稱同類書刊之首,其欄目設置更叫人耳目一新:“耳畔縈回”“匠心與苦尋”“激賞與發現”“唯美論壇”等,無不體現編著者曠達、飄逸之情懷。細看內文,其中不乏大家手筆,亦有新人的清新之作。其中韓少功的《道的無名與專名》、汪丁丁的《漫遊漢諾威》、史建的《朗 教堂》、劉雪楓的《如何使布魯克納“唯美”》等令人回味不止;而謳陽北方的詩作《天鵝的情懷》更以其淒涼之美震撼人心。張承志的《擊築的眉間尺》舊文新刊,又勾起我們濃濃的歷史情懷 張煒在《唯美》題記中寫道:“我們特別希望在物欲滿漲的浮躁時刻,有人尚能夠保存自己的某種矜持,能夠堅持,能夠擁有一份美的敏感和渴求。我們欣悅於淳樸真切的表達,也贊賞一絲不苟的匠心。專注和刻意,執拗與追尋,真實袒露的個性,精心守護的自我,這一切都與苟且敷衍的心態、粗枝大葉的方式、得過且過的作風格格不入。認真會克服粗糙,獨守會生發美感。在美面前,恣肆乖戾和陰鷙貪求都隻會變得愈加丑陋。”“那麼,就讓我們在自己的實踐中進一步詮釋和定義:究竟什麼是美。”



    本輯的最後還收入了公劉、王曉明等致編輯的短函,他們表達了大致相同的心聲:我們孜孜於追求富裕,有時候也鼓起勇氣去關注現實,但我們很少用心去體味詩意,似乎忘記了人生中還有“美”這一樣東西。



    而《唯美》正在嘗試追尋、彙集、展示“美”,讓讀者體味久違的詩意。





  • 想到《唯美》以及山东画报出版社~很久很久以前在季风看到过《唯美》第一期,不过之后的再也没见过,一开始很激动的怎么有杂志做这种主题,唉,果然也没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