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9-28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亚利桑那之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orgias-logs/414480.html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 Emir Kusturica 亚利桑那之梦 Arizona Dream 1993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爸爸曾说的话又响起:“工作就象是帽子,就算是没有裤子,你也不会感到羞耻,只要你戴着帽子。”可是即使里奥穷其一生辛勤地工作,我认为他也是在徒劳地工作。在风暴之后,我不会再说:生活是美好的。
    以上是电影结尾部分男主角说的一写话,这也是电影中唯一让我觉得比较受益的地方,我很赞同这些话。不过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前提,当然还是要先有钱,这点毫无疑问。此外,片中期待很久的超现实镜头并不让人满意,无非是一条鱼飞来飞去,我靠,这也叫超现实,BS一下库斯杜里卡。不过那个红色气球不断飘却不下坠的镜头还是有点意思的,另外就是12分48秒开始到14分48秒的两分钟,比较值得一看。越来越快的镜头,配合着Johnny Deep在叙述着那个梦的意识流,然后眼皮越来越重,这时轻盈的音乐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片荒漠中,一排汽车和里奥的身影,非常幽默和婉转的表达出了Johnny Deep不愿去里奥那做汽车销售的阻抗情绪,这段镜头既象是他的梦又象是他的幻觉。还有就是那个妈妈乘着飞机在家门口拼命的飞啊飞,一定很过瘾头。还有的还有就是Johnny Deep看到格雷丝的椅子慢慢飘到天花板上以及从屋子的窗看到外面镜头是不断下摇,但给人感觉却是外面的物体位置在发生变化。
    不可否认,Johnny Deep和艾琳的走近还是颇具玩味的,光表面上看两人走到一起的原因已经够猛了:仅仅因为Johnny Deep叙述了那个梦,就吸引了艾琳。(一般的情况下,一个刚认识的异性绝对不会仅仅因为你叙述一个做过的梦而对你突然开始产生爱意)而实际上,则是艾琳一直尘封的关于飞翔的梦想和Johnny Deep向往自由的心强烈地碰撞的结果。所以任凭一旁的保罗如何夸夸其谈或者吻自己的腿都不再心动了。
    很不理解是里奥的未婚妻,那个很漂亮的MM却不是女主角,非常奇怪,而且那段她和Johnny Deep在片子前半部分的对手戏似乎和后来的情节也无必要关联,真是莫名其妙。
    最让我无法忍受的就是之后,他就开始在那个妈妈和女儿之间的情感纠缠,晕死,非常枯燥乏味,而且整个片子前半段之后就开始讲这个,看的昏昏欲睡啊,而女儿最后自杀终于让人喘了一口气。
    总之,去年买之前是满怀期待冲着介绍里写的“超现实,魔幻”之类的去买的,除了我上面提到的那些镜头和台词之外,基本没什么魔幻可言了,埃米尔·库斯杜里卡谋杀时间的又一力作。不过看着英俊的Johnny Deep还是蛮养眼的,还有那个里奥的未婚妻的演员也很PP,竟然没做女主角。
    可能每个人看电影角度不同,看网上某人评论之后,又慢慢琢磨出些味道来。
    评论里说“招待阿克塞尔及其朋友保罗的家宴这场戏可谓所有电影中最精彩的餐桌戏之一”,晕死,我觉得是最难看的一段戏之一。不过再接着看下去,作者谈到“这部电影中的所有人物都很任性,甚至形形色色的狗也都自行其是”,恍然间终于明白了保罗这个角色的需要,因为片里分别通过他在戏院里跑到台子表演上不顾台下观众扔烂香蕉\在酒吧里参加表演比赛却只得到最低的1分评价\看到艾琳的飞机朝自己飞来就埋下头去模仿电影中的一段也就是之前酒吧里表演的那段(这段还是比较有意思的)\最后一个人孤单地睡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的经典电影一起念着台词这四段戏刻画出了他也是个有梦想的人:按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天生是当演员的料。所以这样想来,这个作品果然是谈梦想和现实的片子,只是觉得Johnny Deep在后来的妈妈和女儿之间的感情纠缠的戏份太多了,想起之前看的刻画摇滚音乐和不同价值观的《月桂谷》以及关于摄影艺术和现实生存之间矛盾以及符号学的《高潮艺术》,无不如此,后来都因为太过于侧重描写感情纠缠的戏,反而让电影偏离了主题。也许这三个导演都不想放弃感情纠缠的戏,但事实上却让整个电影反而显得拖沓和偏离中心主题,以及失去了本来独特构思的魅力。毕竟描写非主流音乐,摄影艺术,符号学这类题材的电影少之有少,可惜都这样被浪费了。
    不过结尾部分还是让人很沮丧和无奈的,梦想着能把汽车一直销售量提高达到月球上的里奥死了,一直充满自信觉得自己天生就是演员的保罗既没找到女朋友也没得到表演的机会而只能一个人孤单地睡在沙发上看着电影不断念着台词昏昏然睡去,艾琳虽然飞过了但终究还是要面对现实,女儿格雷丝还是选择了自杀,而Johnny Deep最后还是离开了艾琳只是找了一个地方继续睡觉,在梦中寻找和实现自己的梦想。片中唯一不知疲倦的是那四个墨西哥艺人,一直反复拉着那些乐器,也许他们才是最乐观的人?
    “实上你无从选择 选择孤独或孤独的选择 都是无可逃脱的 心里面的理想或许终其一生都会令我们感到畏惧 但理想终究会比畏惧强大”这是朋友最近在书中读到的一段话,我想以此来结束今天对这个电影的感受描述。
    Ps:这个家伙的《地下》还没出现好的版子,但似乎还是有必要一看的。但《黑猫白猫》当初看了个开头,没看下去,那明天我尝试再看一次吧!

    附小卡的介绍:
    库斯图里卡其人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1955年出生于萨拉热窝。他的背景比较复杂;他的祖先是塞族,他是穆族。他曾经花了一个半小时向大导演科波拉解释自己的生活背景,但科波拉还是没有弄懂。“如果科波拉都不明白,无名小报的记者们,你们怎么会明白塞族和穆族之间的区别呢?”他曾这样对采访他的记者说。
      自从26岁凭借处女作《你记得陶利·贝尔吗?》在1981年获得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之后,库斯图里卡以破竹之势迅速征服了世界影坛:1985年《爸爸出差去了》获戛纳金棕榈奖以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1989年《茨冈人的时代》获戛纳最佳导演奖,1993年,《亚利桑那之梦》获柏林金熊奖。1995年《地下》使他第二次获得戛纳金棕榈奖。1998年《黑猫白猫》获威尼斯最佳导演银狮奖。他的获奖纪录骄人,几乎等于他同辈的中国导演张艺谋、陈凯歌、王家卫和蔡明亮在三大国际电影节中所得奖项的总和。
       “这个名叫库斯图里卡的家伙身上仿佛充满了取之不竭的精力,用荒诞和诗意做成五颜六色的气球、彩带,装点他盛大的宴会,带着一帮有点儿神经质的斯拉夫人狂歌豪饮,所以有评论家把他称为是一位内心狂野(Wild at Heart)的艺术家。 ”(看看,我当初就是看了这些话上当的,并不是非常神经质,电影还是很理性的啊!)

    分享到:
    Ta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