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26

    大年初一的梦 神经感官模拟 - [记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orgias-logs/34345378.html

    这是一个非常逼真的梦,并且因为其梦中十分符合严谨逻辑演算和推理,所以醒来后我感觉更象是被谁很认真地借助梦境来告诉我些什么。

    用一些词语概括这个梦的核心的话,也许叫神经感官模拟?就是类似Wii游戏的体感操作模式,但是你神经也可以感受的到,也就是说在游戏中如果你被怪物刺中,你会立刻感到现实中才有的刺骨疼痛,非常真实。而且这个梦相当连续性和有趣味,我就详细说来吧。

    一开始我感觉是在和几个同伴配合一关一关的冲杀,但杀到某一关卡BOSS的时候,我们不断面临团灭,每次都卡在这关的最终BOSS这。

    期间有个同伴示意我们把腰部的东西用力扯下来,我看到他往腰部那用力一扯(这个动作有点类似从恶梦中用尽全身力气使自己醒过来一样),结果居然扯出来一些管线和几个插座,还有两节电池。我才明白我们是在一个模拟的游戏中,而不是现实中在和BOSS战斗。也就是说,我们通过插上这个模拟感官神经的东西之后,就能在游戏中逼真的感觉到和现实中的感觉了,包括疼、痛、痒等等。

    这时,有一个伙伴突然悄悄用手捂住胸前的麦克风(可能是因为麦克风的缘故会暴露出我们的脚步声给怪物感应到)然后想从BOSS的背后偷袭,但没想到还是失败了,并且被BOSS杀得很惨,我同样感受到了撕裂般的疼痛(更准确点说这个想偷袭BOSS的伙伴不知道为何变成了我,所以最后被BOSS虐杀的其实是我自己)。

    这样一来,让我感觉有些糊涂,即使我们拔掉腰部的感官模拟器械以及捂住麦克风,不让怪物感应到我们的靠近,我们依旧会被BOSS干掉,而且被BOSS虐杀的时候依旧很疼痛。难道我们没有在游戏中,还是说我们的模拟感官感知已经完全被大脑默认接受后无法使游戏和现实相互区分了?(梦醒后让我想到了阿叉推荐过的.hack动画系列,虽然我至今还没看过一集)。

    之后我们暂时放弃了那关,又接下去把另外几关打掉了(这里似乎用到了一个游戏的BUG跳关了),但又卡在后面有一关的BOSS那前进不了。正当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从中醒来,然后我继续和一个人讨论那两个关卡BOSS的问题,在交谈中突然发现可以试试把前面一个关卡的BOSS“引出来”(是把BOSS从游戏来到现实中么,还是引到游戏大厅里?还是引到后面一关的BOSS那?貌似这个最有可能吧,现在有些记忆模糊了),结果我们果然成功了,让后面一关我们同样打不死的BOSS把之前我们那个打不死的BOSS给杀死了!

    也就是说我们利用了两次游戏的BUG,前一次跳关,后一次让BOSS杀BOSS。(后面一个灵感可能来自于魔兽世界私服在打蛋蛋的时候用楼下的那个女人来和蛋蛋对打,最后由女人将蛋蛋杀死的游戏BUG经验而来。不同的是,在私服里是同一关卡或副本的两个BOSS对打,而这里是引不同关卡的BOSS相互对打,其难度要更大一些。)之后我们再次利用类似BUG终于打到了最后一关的最终大BOSS那。期间,我反复被火车,侄子的腿,楼下的鸡叫声,被子边缘的冷空气,憋的尿,口渴等外界元素打扰,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又继续倒头睡下。天亮的时候我起床小便,再回到床上,然后开始继续思考怎么打最后一关的BOSS,居然又给我继续进入了最后一关那,也就是一晚上做了一个前后逻辑严密“连续性的梦”。

    在中午彻底醒来之前,我们终于成功地攻克了最后一关的最后一个BOSS,然后我筋疲力尽地终于可以从梦里醒了过来。

    在这个梦里除了攻克关卡之外,还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情,不过醒来后大都淡忘。但有一个小插曲不得不提,那就是某人(应该是发明这个模拟感官感知器具的科学家或程序员吧?)给我腿上插了那个玩意(就是先前从腰部扯下来的那个东西,但要比那东西更简单,就是一节电池和几根电线和一个感应器之类),然后示意我朝不远处看,在不远处有个人拿起一个皮管,然后扭开水龙头开始对几根铁管架冲刷,我插着那玩意的腿上立刻同时真实地感觉到被水冲刷的凉意和湿润感。然后正朝铁管冲水的那人把水龙头一关,我的腿上那感觉也立刻随之消失,真是让人吃惊的玩意!

    我醒过来后回想梦中的这个细节,通过这个模拟,觉得完全可以让未来的盲人也能“看到”东西,可以让瘸子象正常人一样“走路”了。至于我们经历的那个千辛万苦的游戏,一般人恐怕会觉得无法承受,因为每次被BOSS虐杀后都是痛的死去活来,可如此痛苦,为什么我们还是要一遍遍去反复再去打呢?当然也不可否认在最终杀掉了最后一个大BOSS的时候的成就感也是不言而喻的,只是觉得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