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05

    幸福大街演出感受 - [音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orgias-logs/1567902.html

        两星期前,突然接到阿飞的短信,说11月4日在上海演出,欣喜万分,因为一直很期待能看他们的演出,于是等啊等终于等到了这天。
       坐在石梅线的时候,我已经出了很多汗了,正如邵力伟说的,似乎已经闻到夏天的气味了,不是闻到,而是和夏天根本没区别,虽然后来开始下起了雨,但天气依旧闷热无比。在车上坐在我前后的是一对小情侣,女生是黑底白字的Nike肩包,男生是白底黑字的Nike肩包,一人一包乐事薯片,一定是去市区约会吧,真的很羡慕他们俩。一路上,女生一直埋头闭眼听着MP3,男生则不时的回头凝视着女生,很显然,男生应该爱女生更多些吧,似乎同龄的女生都不会特别爱同龄男生?我瞎讲的,听过算数。不过有一次车突然颠了一下,男生立刻回头紧张的看着女生,虽然一句话都没说,但那神情已经说明一切,而女生只是略微抬了抬头,示意没事,于是男生这擦慢慢展开一个微笑,真的好温暖啊,就连坐在一旁假装一脸冷漠(其实是在耍酷)的我都被融化了。下车后,本还想跟着他俩走一段,最终还是因为我去了厕所而失去了跟随的机会。在上厕所的时候突然想到,挑包的时候,一定是女生执意要黑色的,男生就顺从的选了本应更适合女生携带的白色吧。
        下车后就直奔dzmz,期间稍微费了点周折,原来是我把石门一路口搞错成了南京路口,结果以地铁石门一路为圆心饶了N圈。每次去dzmz,我总有一种莫名的冲动,那就是想把口袋里的钱全部扔在那里,一看到那些花花绿绿的塑料片子,我就有点按耐不住,蠢蠢欲动,所以虽然我每次都暗暗告戒自己,但结果还是倾囊而出。这次一口气拿下了6部日本电影,呀,想起半年前和springroll两人在宜川新村疯狂大采购也是收回一堆日本电影,就连最后拿的一张MTV也是日本的乐队:Dir en grey,只可惜我的小田瞳演唱会竟然是一个美国电影,在此BS一下“环声”这个音乐片品牌,不过这次我买的Dir en grey也还是“环声”,似乎“天极”已经好久不做老大了?
       晚上坐在陕西南路KFC等郑一,结果发生了一件灵异事件,那就是他把整个KFC都搜了个遍,也没发现好端端坐在门口不远处的我,于是我给出了一个解释的可能性:正好那时我去上厕所了。话说那个模仿七剑下天山的孜然烤翅广告让我再度想起去年和姚平在图门烧烤里干掉的那一百多串羊肉串(看来我再也写不了短句了),于是这次特意冲着这个去吃的,心情一好,又多点了个“金秋沙拉”和“豪霸鸡排”,结果发现都很失望,首先“金秋沙拉”里黄瓜太多了,土豆太少,沙拉口感不够浓郁,玉米沙拉稍微好些。其次是“豪霸鸡排”虽然个大,但不中吃,选的那块肉按ohaha的说法就是象块木头,此外料没进到肉里面,光外面一层,和麦记一样,附送的蘸酱更好吃,我一直很喜欢这种有点辣有点甜有点酸的酱,可能是因为习惯大闸蟹的酱的习惯导致的吧。和麦记一样,最后还是黄金烤鸡腿堡好吃,麦记则是烧烤汉堡好吃。
       等我们从陕西南路走到泰康路的时候,已经过了20:15分了,本以为暖场还在继续,没想到已经听到阿飞的声音了,唱的正是我最喜欢的一首“女儿”,听到阿飞那高音区的转音,激动不已,终于在现场听到阿飞唱歌了,这里强烈建议大家一定要去现场看,因为阿飞这首歌在现场放的更开,唱片里相对收敛多了,而且唱片里的人声有点轻。没想到的是现场来了那么多人,而且现场非常High,阿飞依旧还是那么有趣,一些调侃逗的不行,乘吉他手去休息室装弦的空隙,我上前和阿飞打了声招呼,阿飞说我比先前又帅很多,真让我高兴,期间有粉丝向阿飞索取签名,女生居多。等阿飞和吉他手上台接着表演的时候,我和一旁的几个人聊了起来,原来其中一个姑娘就是前面上台代表上海人民欢迎幸福大街来演出的那位,更让我惊讶的是她竟然在几年前就去过偶的网站,不过似乎就向springroll说的,他从来不会先告诉对方自己有个网站,因为这实在是没什么值得炫耀的,搞网站也好,做音乐也好,就象张毅当初在海边说的:“我们只不过把别人搓麻将的时间用来做了我们可以做的事情,仅此而已。”。这个女生就是阿飞的师妹,她身旁的两个朋友也特别热情,后来还请我喝了瓶啤酒,在此深表感谢。
       演出结束,由育音堂的张海生带领着大家去吃饭,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完演出和一群人一起吃饭,想起以前在ARK里看完“我们这一代”后本来约好和谢立治吃饭结果因为那时我没手机而错过只好一个人郁闷的回到石化当时的悲惨世界真是不能同日而语也就是因为这次事件之后我才痛下决定买了此生第一部手机(试问谁敢一口气念完这句)。顺带一提,今年结果又错过了布拉格之春的演出,不知道谢立治是否已经回上海生活了呢?又看到了fallen,可能还有现代变奏的其它人马。期间,还看到了林笛,结果她楞了半天才叫出我的名字,然后脱口而出“你比以前帅多了啊,至少比以前年轻了五岁!”看来今天真没白来啊。
       吃饭的时候,张海生不时热情的凝视着我,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并且关切的询问了我的工作和石化发展情况,我都一一如实地向他做了忠实的汇报,期间因为紧张把“打雷闪电”说成了“闪雷打电”,好在大家都神情飘忽没有注意到,只有一旁的匡威女发现了我这个口误。后来我查资料,原来张海生就是维多利亚空间乐队的主唱?是不是同一个人呢?在此向各位看官求证一下。张海生在一个个介绍桌上大家的时候我都走神了,也不知道是谁,似乎也都是黑帮人马?其实这顿饭本可聊的更放开一点的,但在座的各位都似乎比较拘谨,印象最深刻的到是那一盘硕大无比的茄子。
       先前和郑一聊过窦唯,郑一和我在一个观点上是不谋而合,那就是其实很多人去看演出都是冲着音乐人本身而去的,窦唯尤其如此,实际上许多死忠饭早已不在乎窦唯做什么样的音乐,只要是窦唯还在做音乐就会一直支持下去,关键的是“窦唯本人一直坚持做自己想做的音乐”这一点让许多饭敬佩不已。后来阿飞谈到现场来看幸福大街演出的人群结构这件事情上也是有类似观点,实际上对于音乐人自己来说似乎也谈不上什么坚持不坚持,只是自己想做这个事情,仅此而已,只是大部分曾经在中学时怀有梦想的到大学毕业后都放弃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脚踏实地的工作不也正是一种坚持么?说到这个又想到了画画,其实我一直想画画,只是给了自己一个借口(小学五年级少年宫那次考试没通过),后来就认定自己不适合画画,而拿起了圆珠笔,小学和初中时的我是多么喜欢画画呀,直到现在奶奶家那曾经雪白的墙壁上还留着我的乱画。可是现在的我,依旧无法通过文字表达出自己完整的想法,而且一写还特罗嗦,按某人的说法就是我其实什么都不会,只会乱做梦,这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啊,起码人家还会清一色,我就连垃圾胡都胡不掉。

    ps:阿飞说我的blog太杂了,而且没个人有关的东西,所以这次我就狠了狠心,狠狠的写了一下自己,顺带把大家真实名字也写出来了,希望大家能谅解,因为我没说任何人坏话哦。
      

    分享到:

    评论

  • 幸福的时尚小青年生活
  • 西楼:原来你们认识10年啦,不过我有三个朋友都认识15年了,嘿嘿!

    蔓荼罗:对的,我每次自己写的爽就知道别人一定会看了也爽。
  • 一口气读完,感觉很爽。虽然字小了点距离近了点偏巧我又是600度近视还不爱带眼镜的那种。你的生活虽然离我很远,但是有这样一群朋友还是很开心的事情。我很久没有和朋友在一起了,一直都是一个人,只有音乐和电影。
  • 不巧路过,张确是维多利亚主唱,匡威女!叫申申,是我的好朋友,我是坐你旁边那位.加了你连接,哈
  • 谢谢!事实的确如此啊。
  • 在中国这个地方做点东西太难了,我们有理想,但先要填铇肚子呀,有些无奈,但我记崔健说过,如果那没有理想而坚持的话,那纯粹是较真;如果你有理想而坚持的话,那就会有一种快感。老高,祝你成功!
  • 还是有一些东西的,就是要淘。
  • 哈哈...偶就比较喜欢比偶大的男生...DZMZ现在还有很多好东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