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6-22

    冻那个冻 第一章节 Rococo演出观后感兼带上海二日游之流水帐 第1小节 反复斟酌 - [音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orgias-logs/1281343.html

    冻那个冻

     名词解释:
     冻那个冻 - 冻同栋音,所有外号中我最喜欢别人叫我果冻,或者阿栋,而波则喜欢叫我“栋那个栋”,听起来就象鼓的节奏一般,而鼓恰恰又是偶最喜欢的乐器之一,所以就拿来作为我的随笔标题名字。今后写的随笔系列,包括演出,聚会,美食,游戏,运动等都将归类到这个标题系列下,方便浏览。

     第一章节 Rococo演出观后感兼带上海二日游之流水帐
     前言
      
       三星期里连看两场演出对我来说已经是频率非常之高了,要知道,自从2003年11月8日亚音节演出之后,我已经一年半没看演出了。而2003年是我的低潮期,象是来了老姨妈一样,整整一年一撅不振,并且连续放弃了与pavane,sopay,screaming朋友,springroll工作室成员聚会共计四次朋友聚会,过着极度幽闭的消沉生活,这年也是我没有任何收入的一年。具体原因就象ZQ说的,说不清楚,总之伴随着那感伤一起袭来,比非典还要强大,终于击倒了偶。但我终于在年底迎来了强烈的反弹,疯狂消灭库存影碟,疯狂消耗乐事薯片,结果一个冬天下来,我的腰围也从一尺九演变为二尺三,拉出一根大阳线。不过不管如何,我终于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出了人生的低谷,要知道,自古多少英雄少侠都是在27岁这一年自杀的,我能平稳的渡过这一年,真是不容易。虽然2003年3月份springroll对我说的“今年在你身上会有一个奇迹发生”美丽寓言并没有实现,但我能靠自身力量振作起来或许就是一个奇迹了吧。
       简短回顾了2003年之后,我将开始正式描述这两天的流水帐,因为这次口水比较多,所以篇幅将非常之长,因此准备采取连载的方式。其实我也早已发现,这不就是石康《晃晃悠悠》么,稍微再写的规整些,修改一下错别字,再润饰一下就可以拿去投给什么长江文艺,漓江出版社之类了。但我还是喜欢在blog上的书写方式,自由自在。      
       扯完了,就开始涂了。
      
       1 反复斟酌
       首先要交代的是,以下出现的家和海棠分别是两个地方。前者是我刚搬过来一个人住的地方,后者是我前25年和父母一起住的地方。关于搬家的一些事情,我有时间的话,过几天再补上。
       因为前一天忙着整理2005年的缓拍唱片,所以折腾到凌晨两点半才躺下,躺下的时候窗外不时还是有车开过,我想起了高中时经常和波一起听的那首《宽容》,歌词里有句“凌晨两点半”。结果和平时一样,天刚亮我就醒了,然后一直处于假寐状态,躺到11点左右才起,但依旧很疲乏。匆忙刷牙洗脸上完大号,我开始犹豫到底是回海棠先去吃饭还是泡面后直接去车站,我每天都要这样反复考虑斟酌,哪怕是一个再细小不过的事情,都难以决定,我也不喜欢这样扭捏,因为这曾经被某上海女鄙视为“典型上海男人的缺点之一”。最后熬不过饿饿,还是先去海棠。
       在这里我不得不要先补充解释一下我的犹豫原因所在。如果我选择了在家里先吃完泡面再去车站有几个好处,一来少出汗,二来节约时间,三来不用担心父亲怎么想。但相信我这么说,大部分人依旧云里雾里,于是我不得不再把这三个原因再详细解释一下。熟悉我的人都知道(其实几乎很少有人知道)我一激动就容易出汗,就连骑自行车这种几乎不怎么消耗体力的运动都会让我骑出一身汗来。那么部分好奇宝宝一定又要发问了,为什么呢。这如果再详细分析的话,那简直可以写一篇论文了,不仅涉及到心理学和社会学方面问题,还关系到我自己内心隐秘的世界,所以有时间我专门写一篇东西来谈关于为什么我那么容易出汗的问题。
       至于为什么不用担心父亲怎么想,则是因为我很在意父亲会怎么看我去市区活动。每次我去市区活动,我都会比较紧张,特别担心爸爸会察觉,然后他即使嘴上不说,心里也许会对我有什么想法。所以我每次都因为担心他的反应,以致于不知道如何和爸爸说我去市区,哪怕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比如去市区吃姚平的酒席,我都会隐瞒不说,而事后总会换来父亲更生气,因为他觉得我这样不告而别,说走就走,说回家就回家是一种很不把父母放在眼里的自私表现。而实际上,是我担心他反对,或者说其它的。这其实也是我的老毛病了,导致在许多事情上因为这样而没处理好,所以我最最烦处理人际关系,唯一可以不用担心对方心里怎么想,可以完全毫不在乎对方想法,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交流完全无阻碍的只有姚平了,所以关于姚平我是准备在“那些花儿”系列里好好写的。
       但是在家吃泡面的话,显然吃不饱,因为冰箱里只有一包了。而冰箱目前我还没敢插上电,同样是因为担心爸爸来的时候看到他会想怎么那么快就开始用上冰箱了,而且毕竟一个人开始过日子了,处处要开始计较,能省就省。所以会我反复犹豫,当然最后还是去了海棠。其实爸爸也没说什么,而且做的菜也是我喜欢吃的,虽然又是土豆做的菜,但这次却做的蛮好吃的。看来分开过日子,果然有利改善父子之间关系。

    (未完待续,每天更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恶梦侦探 2007-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