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5-30

    又丢了自行车 - [随笔]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orgias-logs/1223297.html

        我竟然已经丢了四辆自行车了。
        最早的是一辆26寸的男式凤凰,是80年代凭票排队买的。伴随了我整个中学生活,到读大学的时候某一天突然不见了。结果一星期后奇迹般出现在7村菜场对面,停在路边没人理,然后被父亲骑了回来,超级奇怪。但过了半年还是丢了,而且我是停在车棚里被偷的。不过也终于有了一辆山地车,那会是99年。几乎所有事情都要发生在99年,那年夏天我参加了瑞鑫百货公司培训,然后在那超市上班,每天我都骑着崭新的山地车去上班,心情很好。不过2个月之后我就终于如愿以偿的辞职了,在辞职那天我想起那个人事部的猪头男,火气忍不住上来,所以那天把车就直接往楼下一停,就冲了上去对猪头男骂了开来,本来一个平时总喜欢在背后说猪头男的同事那天却一声不吭了!那时的我多么愤青啊,结果难得做一次愤青,却在那天丢了新自行车,骑了半年都不到。
        为此郁闷了段时间,然后很长时间我被剥夺了骑自行车的权利,直到后来要去炼花部上班,于是又有了一辆28寸老坦克,骑起来非常吃力,但好歹方便许多。不过随着我去年春节正式辞职,老坦克没多久也离开我了。去年年底,妈妈突然心血来潮,(主要是我来和她共用一辆28村女式凤凰,对我们来说都不太方便)于是又弄了辆二手的老坦克,用到了上个星期。然后可能是我没上锁的关系,但我当时记得是上锁的呀。总之,丢了第四辆车了。
        现在,我在想到底是再弄个二手的,还是买个新的,毫无疑问,相对上海市区偷车还疯狂的石化来说,只有走二手路线才是王道!
        顺带说说锁,自从第三辆老坦克开始,父亲给偶配了条铁链,曾经被骞美其名为“星云锁链”,结果每次和骞逛街他都要等我慢慢上完“星云锁链”,不过说来也只有他和波是每次都等我上完锁再一起进店,而另外一位总是自己上完后就进店.
    分享到:

    评论

  • 我比你丢的少,丢了两部,都不是我的。

    中学的时候我上子弟校,可能那种地方本来就很社会主义的缘故,我经常背着妈妈(妈妈是个过于担心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强迫症的某一种症状)骑车上学,又常常兴高采烈的聊着天与同学回家,将自行车在学校车棚里孤零零的搁上三四天,这都不会丢。

    到了大学,将朋友的一辆自己都没怎么骑的自行车在2号楼门前丢了,成都那是自行车之城也是窃车之城,打那以后就万分小心,可第二辆车丢的更蹊跷,那是一位女同学的车,是我打ic卡电话时,放在电话亭旁边,聊了个精彩,却让别人把一米开外的车连同车筐里的addidas外套给偷去了,还赔了一百块,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 关于长发和打游戏的母亲唠叨有同感 已经加你连接了
  • 这周上来看到站点版面做了改动,有了点新鲜感,其实对你能经常有时间更新自己的站点还是挺羡慕的。顺便,麻烦请做上我的网站的链接——名字:“菠萝一派”,地址:http://www.jworld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