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4-14

    那些花儿----波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orgias-logs/1117081.html

        早就想把我所有生命中的朋友一一写来,但每次都是想想,觉得要写的传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次终于下定决心试试看。难度是很大的,反正也就写着玩,为纪念也好为怎么样也好。这个系列的标题只花了几秒就搞定了,让我首先来为大家解释一下,这是一首歌的歌名,朴树唱过的,后来菲翻唱的,原本我并不很在意这首歌的,但是菲唱的就关注了一下,我还是更喜欢菲的版本,菲唱什么都好听的哈。不过这似乎是朴树描写那些生命中交往过的一些女孩,但管不了那么多了,同时呢,这也是我今天将写的第一位很喜欢的一首歌,也是他最拿手的一首歌,我听下来,最喜欢他的也是这首,所以顺理成章拿来做标题啦,废话那么多,那么下面就正式开始吧。

         真实姓名:张剑波,网名ohaha。
         比我出生晚三天,出生在圣诞节,所以他每年都很倒霉,别人要收到两份礼物,他却只能收到一份,不过我的待遇也差不多,离圣诞节近就是这样的。1990年9月1日和我一起进入了上师大二附中初一(3)。之后至今为止已经有15年了。是我初中“四人帮”之一,另外两位将在接下来另撰文描写。此男相貌从初中至今十五年基本没什么大的变化,包括那一笑一颦。
         在描述这家伙之前,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先把他今天晚上来我家看到我第一眼说出的第一话告诉大家,那就是“哇,好英俊啊!”请特别注意,第一,他和我认识已经十五年了。第二,最近几个月我们几乎每星期见两次面左右。第三,上个星期六,也就是五天前他刚到我家见过我。第四,他今天来之前没有喝过酒,神智清醒。所以,由此可见,哇哈哈哈~~~我真的是越来越帅了!好得意呀,好开心呀,被老朋友赞扬比吃了蜜还甜呀。其实,从我去年终于脱下镜框眼镜戴上隐型眼镜之后,已经被无数男女朋友赞叹过了,但当我再次听到波的由衷赞叹之后还是忍不住高兴了一番。早知道从高中就开始戴了,那时电视里老是播放一个隐型眼镜的广告,本来一个貌不惊人的普通女孩自从戴了隐型眼镜之后简直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让那些老朋友们刮目相看,就连男人们都忍不住朝她行注目礼。结果搞了半天,我不就是男版的那个隐型眼镜广告嘛!关于我那如此帅气的相貌和身材也将另外撰文专门描写,就此暂告一段落,接着写他。
          在写他过去之前,又忍不住先说个最近的事情,那就是他终于也接受了后摇和吹泡。最开始的时候,去年某天,他突然心血来潮,就在我硬盘里东点西点,放了很多吹泡的歌,但他都是没等放完就说“难听”。真正改变他看法的是北京pavane同学和触同学合作的那首歌,那首歌也是我的最爱,不轻易给任何人听,后来去年的某天下午,我无意间放了这首歌,他听完后说了两个字“干净”,是说触的声音干净,那是当然,岂止是干净,简直是纯净,记得第一次在广州screaming的电脑里听到这歌时我就惊了。所以那天我骗波说这首歌风格就是吹泡,波说“是吗?”然后回家后没多久就力马打电话问我要歌,切,死要面子的家伙,还不肯当我面说喜欢这歌。然后,我又陆续给他放了蓝色花粉,跳房子,漂亮亲戚,星期三旅行这些国内乐队的歌,他都接受了。由此又可见,这些国内乐队都是相当不错的,只可惜国内的媒体都没有眼光,又没有勇气花大力气宣传,所以只能解散的解散了。之后,我开始放了Portishead,但他马上说这简直象恐怖片一样,于是我换了Mono,最后再加上必杀技“Craig Armstrong - This Love”,不过收效却一般。反倒是当我放了DJ Krush早期作品之后,他忍不住说这个节奏还可以,可惜为什么就是没人唱呢。但真正的转折性变化出现在两个星期前一天晚上,他来我家时我正在放雪林推荐的A.P.E的作品,他听了后说节奏很舒服,于是我再接连放了A.P.E的其它几首,他都很满意。我特别高兴,于是马上开始放了Blue Foundation去年的新专辑《Sweep Of Days》里的几首,他立刻大声叫道“给我放你最喜欢的,我只要极品!”于是我放了最喜欢的唱片中的第三首“End of the Day”,在我大肆表扬之后,他终于第一次很有耐心的完整听完了这首歌,但当我再次重放时,他却说换其它的,我问为什么,他说“这个传给我,我回家慢慢听,现在再听听其它的。”那天晚上他同时喜欢上了味道比较纯正的Trip-Hop节奏(A.P.E),同时又喜欢上了比较欢快的类型(Blue Foundation)。之后,他来我这时都嚷嚷让我放歌给他听,我又陆续放了The Verve“Bittersweet Symphony”,Below The Sea“Et Pourtrant La Nuit”等,发现他也很喜欢,尤其是“Bittersweet Symphony”这首开始放的时候,他说似乎听过,旋律很熟悉,特别是小提琴给人印象深刻。他对那些纯节拍的(Abstract Hip Hop)和纯吉他的(Post Rock)作品整体评价是“这些其实还是有旋律的,就算那些纯节奏的其实也有旋律,所以都还可以,但就是没有人唱,否则给谁唱都可以红。”
        其实我在放之前和放完后都给他介绍了很多,费了不少口舌的,他才慢慢终于由抗拒到接受,再到最近的喜欢,转变真不容易哈。不过他上星期六来我家时还是只要求放他推荐的“琵琶语”,因为适合做催眠,他那天想睡会。
        先写到这,已经零点了,明天继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