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2-02

    空城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orgias-logs/1004083.html

       到处遍寻不到heymoo的踪迹,此人消失了很久,但却在社区里还有跟贴,也不知道留言看到没。然后看到heymoo写的“空城”,忍不住又要落泪。
     “我在这个城市里似乎没有朋友。这是很荒谬的。我在脑海里搜索,试图推翻自己,不过没有成功。我说的朋友,不只是认识的人。而是可以和我对等地聊天,可以一起做想做的事情的人。”我亦如此。我住在上海郊区,在这个城市里似乎认识一些朋友,但其实每次到市区想约一个出来,只是可以和我面对面的聊天,却都找不到。上个星期六晚上,我站在镇坪路轻轨进站口前,发了一通短信,分别给云,平,amb,4cats,吹泡猫5人发去短信,得到的信息都是“有安排”或“最近工作忙”,我茫然地站在售票口前,不知道是否要这么早就赶回石化,但终究是不得不还是早早回去,其实这从我幼儿园起就感受到这一份空城的感觉了,在上海这个城市里,其实我身边几乎没有了一个朋友。这是很荒谬的,我在脑海里搜索,试图推翻自己,不过没有成功。我说的朋友,不只是认识的人,而是可以在一年里哪怕有一次机会可以见一次面,如果能在一起做我们想做的事情,那就更好了,简直是奢侈了。
    很不凑巧,我小学和和中学都不在市区里上的。中学时代的那些最好的朋友,居然都在市区。我觉得很奇怪,以前我们班上的人大部分都是家在石化的,可是那些我最要好的波,骞,峰,平,除了波还留在石化,其它都去了市区工作安家,而且从大学毕业后就失去了联系方式已经快有3年了。其实,即使他们都在,我们也仍然是那么要好么?我们曾经的娱乐不过都是和那些教室,学校操场联系在一起的。离开学校,我们真的越来越远。
      大学里的同学,大学间认识的朋友,他们也许更了解现在的我,就更远在天边了,因为最要好的一个云一直推脱工作忙,另外一个彬也在3年前失去了联系方式。
      本来平和云是毫无疑问的,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现他们虽然在这个城市里但我却一直没机会见到他们。而我以前从来没有意识到,“他们在这里并且能经常有空见我”这件事本身有多么重要。没有他们,我发现自己在这个城市中没有可以交流的同龄人。想起那句以前我觉得只是发酸用的歌词:the city is so empty,因为这里没有你。
      想到这里,我觉得很悲哀。我在这里的一切关系网都是我的父母,我的亲戚,和由此展开的东西。我从来没有建立过什么。我在这里过着他们给的生活。就象一放假,上课,考试,工作都已经被安排好了。其实这些我都不想要,我想留在市区直到找到工作为止,但是一看到父亲一脸严肃样子,我就呆在石化了,结果我还是照样把父母千方百计给我安排好的稳定国有企业工作给辞了。
      待业一年多了,最大的感触就是什么都没有,只有塞的满满的mp3和成堆的dvd,身边也找不到分享音乐和电影的人。
      石化不好么。石化当然很好。石化有那么大型的国有企业,有稳定而且保障的退休福利。我昨天晚上还高兴地吃着爸爸从农工商带来的肉包子,今天中午还吃了又便宜味道又超好的锅贴。
      如果我是一个外来的人,也许我会选择留下,因为来时一无所有,我会在这里创造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而现在,我在这里只能过属于我的过去的生活。我自己变得很快,却要始终要做到那个有稳定工作,很听话,让大人省心,小孩子的榜样的家伙。因为我在外婆和爷爷两边目前都是最大的,大家都叫我哥哥,可我这个哥哥一点榜样都没有,高考失败,然后自考大专后又不愿意进厂上班,好不容易开始在厂里上班了,又老是辞职。亲戚们每次打电话来都会问:“栋栋怎么样了”,言下之意就是问工作怎么样了。父亲在一边叹气,母亲也不方便在我面前再多提。
      可是我做不到。我在这里没有了解现在的我的朋友。
      真是悲哀。在过去的28年里,我在这个城市里呆着的时间加起来已经超过26年了吧。今天猛然发现,对我而言,它竟然成了个空城。
    分享到:

    评论

  • 以前是灰色,现在据同学说是藏蓝色。我已经两年多没有回去了
  • 原来你在xj 你们那职工也穿灰色工作服么
  • 不在石化,也不在成都,在xj :) 我是在新疆的一个石化长大的。
  • kaine说的对的,已经和那种工作有了距离.

    kkl,你是在成都的石化工作?
  • 本来我已经不常想到这个问题了,似乎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但现在临近毕业,周围的所有人都有了自己认为重要的事,远离人群的感觉就强烈了起来,所以没事就呆网吧,什么也不去想。

    看一个朋友的博,一一列出朋友的名字,逐个描写一番,我也想记录点什么,却发现实在想不出一个能够让我写点什么的朋友。。。。

    说到人际网,简直是空白,连亲戚都没什么。

    高吉,我认为一旦回到家里不出去上班或者上学,就很难再回去了。既是内心保持距离的倾向使然,也有惰性的原因。
  • 我从来没有试图在这个城市里找到过谁,就算有,那也只是对陌生的好奇的追寻,幸运的是,这样的追寻带来了一个可以安慰的结果。没有



    试图的找过?为什么?也许,明知曾经欢笑与共的人并不属于这,再或者,是我,我的性格所决定,一个看似稳重、开朗、踏实、好学的人,



    前一项,是对于大多数人的第一眼印象,第二项,是时而不时的闪现给别人的感觉,而后两项是曾经的,应该是大学之前的印象。因此,我仍



    旧带着这样无法定义的特征做了一次无奈的选择来到了这个曾经我喜欢陌生的城市。

    我尝试过多次与朋友,或刚刚结识,或以往的并不了解的同学,但均以失败告终,我始终以一句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话来安慰自己,



    既然说到不一起,干嘛要做那种假惺惺的虚浮的应对。这样的认识,也就否定了毕业前找工作的我要去豪情万丈的做市场的看似踌躇满志的行



    动。那个时候,妈妈、爸爸如从小就开始的那样的关怀,亲临学校的现场作督导,在对那满目疮痍的成绩愤恨不已的同时,还不忘了不断询问



    我的想法,我的感受,如同现在买房一样,他们都有了想法,何必那样的问我,就和一些仍让我懒得理的领导,已经决定的事情,为什么还要



    问我?因此,结果没有悬念的,让我回到了这个城市,除了那可鄙视的成绩外,并不由我主导的选择。

    其实,我也应该庆幸这样的选择,虽然每月的工资买不了四件jack&jones的毛衣,但我似乎比一些苟延残喘的我的同学,要来得轻松,至少



    我可以拥有曾经梦想的笔记本电脑,虽然我从来没用过一手的;而且,我从来不用为每月的话费犯愁,似乎可以尽情畅聊。但,我跟谁聊呢?



    一开始,我觉得话费不够,后来,我觉得话费都显得孤独。曾经在学校里,为打电话刚刚1分01秒而扼腕悔恨,但现在即便1小时零100秒的通话



    ,也无法找回那1分01秒的快乐,或悲伤也行。通信可以发达到穿山越海,但它不能联通以往的感觉。我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把电话翻开,搜



    寻一边电话簿,之后,又轻轻的合上。

    石化并不是什么不好的地方,往日的同学,即便妈妈经常鄙夷的说出,哪个哪个同学,是他老爹给他买的录取通知,谁家谁家的孩子只是上



    的自考,但,曾经在石化大门口张榜赫然列首位的,曾经让她走在石化的马路上渴望路过她身边的每个人都来询问一句她儿子高考的情况,并



    在得知结果后啧啧称赞的她的儿子,目前并没有比那些人过得自在,大学又怎么了,石化似乎才是社会主义。

    我不想爸爸妈妈再为我操什么心,一个除去大学四年几乎跟他们片刻不离的25的我,还有什么让他们操劳的呢?有,仍旧有,当前的买房风



    波才刚刚掀起。回想当时哥哥从银行跳槽到证券公司,妈妈竟然找到了他们最高层的领导,以前是素未相识,我不得不赞叹母亲的伟大,何等



    的伟大。我现在很乖,已经很少说让她冲动的话了。我甚至比中学的我还要乖,我会还算准时的睡觉,每天被妈妈轻轻的喊起,走到桌前吃已



    经端到桌上的早餐,甚至拿上中学都没有过的妈妈准备的午餐,走前听妈妈repeat daily的过马路小心,不许在过马路时听歌,上班好好上(



    以前是好好上课)之类的嘱咐,坐十分钟的班车,上7个半小时的班,回家,等着似乎永远都在家的妈妈的开门,小憩片刻,吃妈妈坐的不会厌



    烦的晚饭。 这是多么温馨的母子生活啊,似乎我还很小,很小。

    我喜欢在家,即便我也有出去的渴望,但我并不想在这并不繁华但被誉为繁华的水泥森林里游荡,也许我喜欢室内更精彩的地方,但囊中羞



    涩;也许我还想往从小就受熏陶的祖国大好河山,但我没假期,当然囊中还是羞涩。最后,亮着的屏幕仍旧是我最好的窗口,震动着的耳机仍



    旧是我最好的安慰,床仍旧是我最好的安抚,妈妈仍旧是我最常见的人……

    窗外的已经漆黑,就当我看不见它吧,一座空城。
  • 非常感谢两位留言 让我又感动了 大自鸣钟的这位看来也是dzmz的常客了 是否经常去苏三那呢
  • 别做梦

    我已二十四岁了

    生活已经严厉得象传达室李老伯

    快别迷恋远方

    看看你家的米缸

    生活不在风花月

    而是碗里酱醋盐

    去面对那些生存的硝烟

    你可知人情冷暖

    你可知世事艰险

    天真是一种罪

    在你成人的世界

    生活不在风花月

    而是你辛辛苦苦从别人手里赚来的钱

    让不成熟的都快成长吧

    让不成熟的都快快地成长

    让成熟了的都快开放吧

    让成熟了的都通通的开放

    这世界太快了

    从不等待让我们很尴尬

    它从不等待让我们很尴尬

    它从不宽容让我们很尴尬

    你去手忙脚步乱吧

    快去手忙脚步乱吧

    你去勾心斗角吧

    快去勾心斗角吧

    那面无表情的人就是你的未来

    可别像隔壁老张整日哀叹表春已荒

    可又让我怎么能

    不做那些梦

    那些梦......
  • 高尔吉亚你好,我也是一个音乐爱好者,是你帮助我认识了Portishead, Massive Attack, Ruby, Tricky< Ilya这些特别的声音,我很感谢你,所以你对于许多没有谋面过的人是有价值的。

    我也辞过工,不止一次,辞工有很多原因啦,最让外人不解的是我把外资银行的工作也辞了。但我觉得辞工不需要解释,一定是它在某个方面和你很抵触,你才会做出这个激烈的决定。

    但是你如今28岁,这样的年龄一份稳定的工作总是需要的,我们不可能沉浸在电影和音乐中过上一辈子,朋友们成家后也有了不同的想法不同的挂虑,不复年少时光,谁能保证我们以后不会变得和他们一样?我觉得你应该重新分配自己的时间与热情。

    我想,在上海市区找一份稳定工作是有希望的,只要对薪资要求不太高,有了工作才会有独立的基础,经济的保障,心的自由。

    因为看了楼主的文字很有感触,匆匆留言。
  • seven_teen 是谁呢?
  • 同感

    这个世界上的小部分但很多的人,都是这样的吧

    祝你早日走上你的路
  • 在自己长期居住的地方这样反而比较好呢。
  • 同感啊!想找可以分享我心情的人...
  • 这么大了还依赖父母?我本来可以回嘉兴,很舒服得在家乡工作,但暂时我不会,我会留在杭州,有机会我还会去上海。
  • 这么大了还依赖父母?我本来可以回嘉兴,很舒服得在家乡工作,但暂时我不会,我会留在杭州,有机会我还会去上海。
  • 看到这想哭
  • 要提前预约啊,还有每次都看到你提一下背景,这样好伤自尊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