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从《非音乐》第四期开始给这本杂志写稿的,到现在五十三期,其中因为实在无法忍受稿费不发的问题而暂停过一段时期。
       当初彭洪武看到我做的“幽声隧道”网站,让我发给他一些我写的音乐评论稿,我就把“幽声隧道”上的文章选取了几篇发给了他,五分钟之后他当即决定在《非音乐》杂志上给我开个专栏,名字还是“幽声隧道”。
    刚开始他说我写的那些不太适合在杂志上刊登,要修改一下,具体怎么搞我也不太了解,我看了下《非音乐》里其他一些人写的文章之后,大概明白了,其实所有的音乐杂志都一个样,写音乐评论无非就是“乐队历史背景翻译+专辑评论+小结”,这几乎是现代的“八股文”,我很反感,但如果要在杂志上刊登不得不如此,而且这样写貌似显得很专业的样子,其实大家都明白许多乐队历史背景翻译相当无聊,无非是这个乐队怎么创建的,哪个乐手离开了,哪个乐手加入了,几几年和什么唱片公司签约了,过几年又和老东家解约了,这些事情其实都和音乐本身无关。虽然对这种文章套路深恶痛绝,但当我开始负责给《非音乐》约稿的时候,我也不得不要求那些年轻的音乐爱好者们也按这种套路写。
    彭洪武另外一个要求是稿件在《非音乐》杂志上刊登之后再在幽声隧道上发表,这到时默认的行规吧。
    最初半年《非音乐》都按时发稿费并且准时每月会邮寄样刊,从创刊号到第十期也是整个《非音乐》最具特色和代表性的时期,尤其是第五期女声专题最受好评,这段时期也是最让人留恋的。
    但这样的情形并没维持多久,到十多期的时候,就突然开始拖欠稿费,并且样刊邮寄很混乱,我连续很多期样刊和稿费都没收到,这样过了又过了一年的时间,彭洪武一直说让我尽量理解音乐杂志的困难,我已经开始动摇到底是否还要继续写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说把《非音乐》过刊发给我抵做一年的稿费,我接受了这个提议。

    但没想到快递公司让我自己去取件。于是我从石化一个人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到梅陇,再转车,最后再打的,前后耗费了一个下午,等我终于摸索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结果还下起了雨。结果是整整两麻袋的杂志,我一个人驼了回来,期间麻袋也破掉了,最后终于到家后整理了一下杂志发现1-18期中,有断期,并且有部分没有附带光盘,有部分杂志所带的光盘已经被压碎了。
    2003年我在广州第一次见到了彭洪武,和想象中有巨大的差距,看上去更象一个土地主。当时还有贾维也在,三人一起吃了顿饭,彭洪武说了许多鼓舞人心的话,但事后发现那些话没一个靠谱。
    这个时候《非音乐》杂志当初一批最元老的编辑和写手都离开了,其实《非音乐》杂志从一开始就是彭洪武的个人杂志,他的个人趣味决定了整本杂志的走向,这也导致《非音乐》风格单一的原因所在。这些就算了,但他根本不拿作者和编辑当回事,每次提到稿费就说请谅解,这一谅解就是四、五年。这个时期的《非音乐》因为找不到质量高乘的稿子(拖欠稿费谁还写?),开始走向下坡路。
    如此写了一年左右,我只拿到了一些微薄的稿费,到春节的时候我主动提出还是把过刊发给我抵做稿费算了。
    2005年春节后我去北京找彭洪武,这是我和彭洪武第二次见面,彭洪武说让我做兼职编辑,每个月给我发500元工资,我负责每期约几篇稿子,自己再写几篇。结果我也没有约稿,但每期自己给《非音乐》写两篇。因为《非音乐》根本无法承诺给作者发稿费,怎么约?而且每个月500元的工资也是经常会推迟一个月才发,每次都要反复催促很多遍。
    2008年春节后,彭洪武在QQ上说将我的工资提高到每个月1000元,我每个月负责约5篇稿子,自己再写2篇,并且保证每个月的工资在15号截稿日准时发,在他的保证之下,我开始正式组稿,每期都在15号截稿日前准时给彭洪武电子信箱里发过去5篇组稿和2篇我自己写的。结果工资先是没在15号发,彭洪武说是20号,又说月底前,最后终于发了,不管如何好歹这次终于兑现了工资诺言,但是我组稿的这些约稿作者都没有收到过稿费,至此之后每个月催工资又成为了一个多年的心病。
    2008年4月,司炉把一份51期《非音乐》杂志改版方案给我看了下,就《非音乐》现在存在的许多问题讨论了一下午,有一点可以肯定:朴九月和司炉,五摆五折和我四个编辑约的作者们都没收到稿费。司炉说会计徐芳根本不知道哪期稿子是哪个编辑约的稿子,所以也不知道怎么发,而且彭洪武根本没有把作者地址和银行账户统一整理给徐芳。
    我在改版方案里增加了几条建议,其中一条就是要求给51期之前所有约稿的作者都一次性结算稿费,发放到他们手里。司炉说让我们把51期前约的作者稿子名字和刊登期数,地址,姓名,银行账户统一交给他来一起给董玉戈和彭洪武审核决定。
    实际上,朴九月和司炉负责的内容比我要多,而且可以决定策划好的选题在杂志下期里保证刊登,并且具体是第几P到第几P。而我的约稿不仅不知道具体在哪期会刊登,而且不知道哪篇会用哪篇不能用,每次只有等我自己买到《非音乐》杂志后才知道(样刊经常收不到)。但就算这样,司炉也说经常发生他交给彭洪武审核通过的选题还是被推迟刊登的事情发生。而在《2007回顾》特刊那期,当时我多组了一些稿,彭洪武说多的稿子可以在下期用,结果到了下期他说不能用了,因为过了回顾的时效。
    但这个改版建议等了快一个月的时间一直没消息,我终于忍不住问司炉,司炉说董玉戈看了后很不高兴,觉得不应该由司炉来整理这些作者的稿酬和工资,而彭洪武没发表意见,其实等于否定掉了这个决议,而那些约稿作者的稿费也至今没有发放。

    再看看最新一第53期的《非音乐》,一本杂志里的文章中的字体都大小不一,排版特别混乱,很多文章附近留了许多空白。司炉说因为每次池磊拿到稿子和图片的时候都离印刷时间很少了,所以根本没充足的时间来排版。另外,文章风格单一化和写法套路化(基本全都是后摇滚,没有其它音乐类型的介绍了),加上网络带来的冲击,难怪《非音乐》销量越来越差。
    而且最奇特的是整个《非音乐》编辑部里就没有一个能管事的人。打电话问彭洪武关于作者稿费和工资的事情,他让我问济南那边的徐芳,我打电话问徐芳,徐芳说她也没办法,因为所有工资和稿费要等上面领导批,我打电话问所谓的“上面领导”董玉戈,董玉戈先让我问徐芳,等我说了刚问过徐芳的时候,也搬出“杂志周转困难,请谅解,我每天会去问问看”这样的套话。
    总之一句话,《非音乐》从创刊开始就没有很好的规划,也没曾考虑过作者和编辑应得的稿酬和工资,编辑部里没有一个能拿主意并且真正为作者考虑的领导,这其实就是一本打着文艺旗号的流氓杂志。彭洪武从来就不曾真正考虑过要给作者稿费,一直以来就没把这当回事,也许凭借自己的人气和名声,他觉得可以拉拢一帮热血的文艺青年给他义务打工,但从来就没想过长期这样对一本杂志和作者的伤害有多深,看看豆瓣上的《非音乐》小组上那个“非音乐是不是从来没有稿费??”的帖子就明白大家的心情了。
    事实真相是:彭洪武自己被《音乐大观》杂志社聘请过去做主编,一个月拿8000元工资,却从来不管理杂志,所有约稿都由我们四个编辑负责,并且也从来不管作者稿费的事情,等于变相的把《非音乐》卖身给了《音乐大观》,只有《0086》才是他自己的宝贝,但这样能真正做好一本杂志么?到头来《0086》迟早也会走《非音乐》的老路。
    最后,我向所有曾经约稿的作者道歉,我没有帮你们要回你们应得的稿酬。今后我不会给《非音乐》约稿,也不会给《非音乐》写专栏了,就此终结,这个纠缠了我多年的心病终于可以宣告结。

    从曾经的满腔热血到失望,再到心冷,这就是《非音乐》。

    Tag:
  • 2008-08-11

    百无一用是书生 - [阅读]

    百无一用是书生,结果还是买了一些书,说实在的,我根本不应该把钱花在买书上,而是应该存起来,不是么?或是把稿子写完,可是抑郁症加失眠,该死的感冒把我折腾死了。范晓萱最后是怎么渡过那漫长的抑郁期的?!我把新一期节目更新了,希望是早点更新到抑郁症那期节目。
    1躁狂抑郁多才俊 很适合我看,终于下定决心买下了,可是抑郁和躁狂如此漫长,永无止境,也许死亡才是唯一的解脱途径?
    2 鲤创刊号孤独 哪篇是周洁茹的?
    3 星座血型全占星 这个年轻的作者为什么最近那么红,其实开啦那期关于血型和星座是很想写,结果当时一个字都憋不出来,满心的酸苦,FU*K!
    4 爱情全占星 这样的书就可以大卖,并且如此受欢迎,不是么?博尔赫斯的小说注定就是小众。
    5 博尔赫斯作品系列 阿莱夫 明知道三本册子其实和之前出版的博尔赫斯小说集或小说卷相差不大,但还是买来了,设计和排版,字体空隙比浙江文艺最早的那版舒服些,可问题是策划编辑王晓乐脑子抽住了?居然用那么硬的封面,拿在手上翻起来实在不舒服,为什么不用普通的软封面?
    6 博尔赫斯作品系列 虚构集
    7博尔赫斯作品系列 恶棍列传
    8 博尔赫斯谈话录 原本以为是很早出的,搞了半天和上面的书一样也是今年才出的,其中博尔赫斯被问道“对青年作家有什么劝告”时有一句话“如果试图创作虚构小说的话,不要试图确实无法想象的事物,而要写那些使他充分发挥想象的事物。”就是冲着这句话,我最后终于决定在季风书园里买下这本书。

     

    Tag:
  • “小心”和我说在上周再上周出版的周末画报有她负责的台北特刊,之前一直很期待,结果最近知道消息后就一直主观的认为是在城市一叠的首页里就有,然后今天在瑞金二路的一个书报亭里看到有那期,却不知道原来就是这期有。希望周六来聚会的朋友能帮我带两期周末画报,分别是501和502期,都是台北特刊,因为张江买不到周末画报,囧。作为我最喜欢的三个地方,台湾,日本,英国,我计划再搞三期专题节目谈下。
    Tag:
  •    之前写过上海一周,记得当时被现代变奏一个朋友还 BS过,后来有段时间就没订,今年的某天突然心血来潮买了份看,结果又开始每期必买,但水准时好时坏,介绍猫和网恋,电影,音乐的那几个版都很好看,虽然大部分电影和音乐都在豆瓣上早已经被人推荐过N次。
    外滩画报则比较偶然,也是个朋友推荐后看的,但后来才知道朋友说的是周末画报,和上海一周一样,偶然有一些不错的选题,比如这期的“四位80后这些孤独而时髦的艺术青年”,上期的“美剧专题”,基本每期有一个吸引我的专题,但也仅限于此,大部分都是很俗套的车啦美事啦时事新闻啦,这些主打都是我一点都没兴趣的,而我真正有兴趣的比如美剧啦80后啦却又做的太少,不够全不够深入。不过也没办法,毕竟它要考虑生存问题,不过我就觉得奇怪,真正会坚持买这报纸的人真的就是会对名车时事新闻感兴趣?对这些感兴趣的人估计也不会买这个报纸,总之办刊的主编思路还是有点保守和传统,不够大胆新颖,按我的口味,比如上期做美剧专题,就应该狠狠做20个版,做的深入全面才过瘾,你可以每期搞个专刊么,专门深入做一个主题,做透了才好看,象这种只占两个版,虽然选题好,但只是蜻蜓点水,真是吊人胃口啊!而且做20个版的美剧专题应该也会让报纸销量提高不少吧?试问,现在全中国有几个年轻人不知道PB,Lost,但又有多少年轻人知道有个外滩画报?
    算了,不谈也罢,谁叫我在国内呢,只好看看这些SB报纸和杂志了。居然豆瓣上还有人给外滩画报建立了小组,我居然还参加了这个小组,可见我内心还是希望他们能有朝一日改版的,不过只是一相情愿罢了。有本事,就让那些名车美食选秀时事全部滚蛋吧,真正做一些喜闻乐见的选题,比如每期报纸10个版介绍音乐专题,10个版介绍电影,20个版做个选题,这样才有看头。
  •    在网上找最新的ARPG游戏时找到了真三国无双4PC中文版,然后看到一个玩家把游戏CG动画所有和历史上对应的著名战役和事件一一对应,心想原来无双系列真的是改编自历史的,然后突发冲动很想通读一遍三国,然后找啊找,结果发现小罗写的我还是有点看不明白,因为我想完全读懂,于是去找后人写的小罗版本的白话文,找啊找,找到个,但是写的太简单了,没有完全一字一字的翻译,又找,然后忍不住先把一篇白话文最后关于蜀国如何灭亡的看了,接着看东吴的灭亡,终于知道大概怎么回事情了,看到姜维最后计谋没成功被乱军杀死(也有版本说是自杀)还是很难过的,再想想诸葛亮如果生前看到儿子最后因为太犹豫最后失败一定很是痛心的。
    少年时期是玩霸王的大陆游戏开始对三国产生兴趣的,当时在游戏里就是比谁最快的统一大陆,然后在街机里又觉得5虎将真厉害,但现在看了许多其它评论(比如易中天的那个版本)觉得其实三国演义确实太夸大蜀国的正义了,而曹操也并非小说里那样如此奸诈,还是有人性的一面的,不过还是为蜀国最后的灭亡感到扼腕,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可能小罗对蜀国太有爱了,所以写的太生动了,以致于无法接受最后蜀国完全被灭的结局。
    今天重读三国觉得实在比当下的日剧不知道精彩多少倍,光拿羊诂和陆抗来说虽然在结尾才短短几段描写,却把两人的事情写的分外有趣,那句“彼亦知吾能饮乎”实在妙不可言,想想他们两个的事情如果摆到现在日本漫画里,包准要被腐女子们YY的。但可惜的是陆抗最后被罢权,羊诂建议攻打吴国建议不被采纳只能愤愤把自己关在家里的结局确实很遗憾,不然凭借这两人之力,应该两国之间战争的戏一定会好看许多,就象当初诸葛亮和周喻之间的对决吧。
    接下来准备研究为什么诸葛亮八次(似乎是8次?)北伐没成功的原因。
    如今再读三国,总有一种“少年壮志未酬”的惆怅感。 
  • 2006-08-27

    Cut & Rock In'On - [阅读]

    http://www.rock-net.jp/cut/cover/cut0111.jpg

    超想看这杂志 名字叫《Cut》 05年4月这一期都是我很感兴趣的 某人看到一定也会尖叫了吧 快点加油学日语吧!貌似我看中的这期已经卖完了。

    VOL178  ‘05年4月号  ★品切れです★

    クドカンが鳴らした僕らのリアル!
    傑作『真夜中の弥次さん喜多さん』へ到る宮藤官九郎ワールドのDNAを徹底検証!
    長瀬智也、中村七之助、宮藤官九郎インタビュー ほか

    特集:日本映画の青春を彼らが開く! 
    『NANA』中島美嘉×宮崎あおい、『フライ,ダディ,フライ』岡田准一、『リンダ リンダ リンダ』香椎由宇、『メゾン・ド・ヒミコ』オダギリジョー×柴崎コウ、『ローレライ』妻夫木聡、『亀は意外と速く泳ぐ』上野樹里、『乱歩地獄』浅野忠信×松田龍平×成宮寛貴、『スクール・デイズ』森山未来、『東京ゾンビ』浅野忠信×哀川翔、『隣人13号』中村獅童 ほか

    特集:レオナルド・ディカプリオ ネクスト・ステージの幕開け
    チェン・チャン/『エターナル・サンシャイン』ジム・キャリー、ケイト・ウィンスレット、ミシェル・ゴンドリー/ベルリン映画祭レポート ほか

    封面贴的是01年11月的 某人的大爱之一

    VOL.126 ’01年11月号
    窪塚洋介、レオナルド・ディカプリオin『ギャング・オブ・ニューヨーク』、トビー・マグワイアin『スパイダーマン』、イライジャ・ウッドin『ロード・オブ・ザ・リング』、短編映画の世界、ブリトニー・スピアーズ、『アメリ』、宮藤官九郎他。

    还有另外几种我也好喜欢 很想看 但不知道哪可以买到 尤其是过刊 外文书店有卖么 taobao上到看到个别几期

    http://www.rock-net.jp/pixro/12.jpg

    http://www.rock-net.jp/magazine.html 都在这个地址里有

    另 明天DDO公测 谁会玩?还是大家都在魔兽?

    Tag:日系
  • 2006-07-04

    瞬间收藏家 - [阅读]

    http://www.douban.com/lpic/s1133271.jpg

    冲着这书的封面 就很想看!!!收集瞬间的人 有意思的

  • 2006-01-02

    《Milk》 - [阅读]

         知道这本杂志是在《城市画报》的一期香港杂志特辑时,当时看了就挺有兴趣的,不过还不知道上海哪里可以买到。(后来才知道在上海早就可以买到)

      真正看到这本杂志是在03年年底去广州时,当时陈给了我几本,觉得蛮好看的,但那时主要被《Cream》吸引,所以没太关注。

      大半年后,偶然在春卷家看到了码得整整齐齐的一摞《Milk》,很有气势。随手翻了几本,就发现很好看,有电影唱片漫画Lomo波鞋Tee甚至还有游戏介绍,感觉比《Cream》潮流一些,但也有一些文艺的东西,其实这批写手和记者就那堆人,似乎在哪都是这样,一群人搞了好几本杂志,彼此之间都有联系。其实我想说的是,我是被那本每期赠送的一本小册子吸引住了。记得以前《萌芽》就搞过,但后来就觉得没刚开始有意思了,再早点的时候,《音像世界》也有做过一个类似的。显然,《Milk》的小册子比母本更活泼一些,尤其是里面的漫画,游戏专题都做的挺有意思,以漫画为例,当时里面就有推荐《死亡笔记》,而《Cream》也很早就推荐过《Gantz》,当然如今就连《Gantz》相关的PS2游戏都有了。

      于是就问春卷借,但春卷为我考虑到一个现实问题:那么多背着太重了。我就想也自己买,后来在玩具店里订了一些,由于种种原因,到去年夏天的时候突然开始对这本曾经兴趣满满的杂志也有点疲了,我将其命名为“杂志购买综合疲劳症”,就是当你买回来后一字不拉的仔细阅读完毕再码得整整齐齐到每个月买回来后翻几页自己感兴趣的就丢在那了这种对待杂志的激情变化在维持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出现了疲劳紧接着一下子就完全丧失了对所有杂志的兴趣。想以前02到03年度的时候,几乎每个月都要买上十几种杂志,从《艺术世界》一直到《城市画报》,如此这般,到去年只买一种杂志,那就是《Milk》,最后到去年夏天之后时对任何杂志都没了兴趣。也许该是开始好好看点书的时间了,一直习惯翻杂志就会不想看书了,有点浮躁了。

       有趣的是,红芙似乎和我有类似的感触,当她和春卷,我们三人一起来到龙之媒,在门外很远处就已经瞄到那熟悉的几个字母的时候,我发现内心已经很平静了。然后几乎同时,红芙和我都拿起了一本最新一期的牛奶,在手里乱翻着,虽然依旧有吸引我的一些专题,但已经没有了购买的兴致,春卷还问了红芙怎么没买,不是一直在找么,现在终于找到了却不买了,对的,就是这样,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发现曾经热腾腾的心已然平静,最终我们都把手里的牛奶放回了原来位置,安静的离开了龙之媒。

      在此之前,春卷还好心的把拿到的几张PS2名信片都给了我,可我发现自己对PS2也已经不再象5月份刚买时如此兴奋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其实,还是等有机会自己做杂志玩吧,牛奶也好,冰激凌也好,画报也好都已经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了,我们希望的是每期杂志里起码有80%都有看头,都有吸引我迫切想买下来的冲动,而不只是偶然有几期还可以或者一期里只有一、两个专题有点意思,可现在牛奶显然无法达到这个要求了,所以还是自己做杂志吧。

  • 4 秋天的虫子--蹦达不了多久的《甲克虫》
       因为心情颇佳,就开始破例留意起陕西南路地铁下的书摊,结果发现《甲克虫》竟然复刊了,处于习惯,几乎都没怎么仔细看封面就拿下了。回来后粗粗一翻,失望的要死,过去富有特色的文艺专题已经被“课堂-教堂”这般专题代替,并非说这样的专题不好,但网上有的是这样的资料评论,而之前的“南京作家群体”和“成都作家群体”才是网上找不到,只有杂志上才能看到的。现在大家都google了,谁还会每个月花钱来买google可以找到的东西呢?而且再看封面也可以看出改版后的定位,之前虽然过于标榜和矫情,比如刊登披头士、滚石、Thom Yorke都显得很刻意,而且里面关于封面这些人的传记和唱片评论质量都很一般,可起码还可以随便翻翻。现在好了,封面全部是女模大头照,偏偏还要再搞一些文艺,比如达利,比如窦唯,比如小酒馆,做么又做的不深入,豆腐块一篇文章,搞什么嘛!不是糊弄读者么!再加上旅行随笔(还起了个“在路上”的栏目名,套用JX的口头禅就是“巨恶~”)和数码产品电玩心理测试填字游戏这些白搭栏目,偶已经无言了。
       唯一可取之处是随书赠送的别册里有LOMO专刊,但做的还不够深入,而且赠送别册的做法早已经用滥。意外的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何维彦”,因为几年前在《上海文学》里看过她的一篇小说,所以印象深刻,如今也到了这个编辑部,原来也是射手,而且“一编辑部射手”,唉,可惜老射手们没带好头,改版后的杂志已经完全丢失了其本来特色。
       最后顺带就来做一下这个甲克虫关后面的读者调查表吧,偶的调查癖和被调查癖又萌了,只选择做一些有趣的题目。
       年龄:27-30岁
       你觉得一本杂志吸引你购买的主要因素是:设计,内容。
       哪些封面可以吸引你购买杂志:三个选项皆非,我希望封面刊登非常特别的Cult电影,动漫,唱片封套!   你所喜欢的杂志有哪些:(竟然列表里有非音乐和我爱摇滚乐,看来编辑部主任张帆显然是当初就有意借鉴过这两本杂志栏目)我选的有新电影,艺术世界,我爱摇滚乐,城市画报,非音乐。其实我目前最喜欢的是Milk和The Trrriper,最向往的是能看到台湾的《电影》。
       如果你来当主编,您会侧重于《甲克虫》的哪些方面:增加深度和专门性
       如果现在让张帆下课,你希望谁来做《甲克虫》主编?(偶自己出的附加题)1 彭洪武 2 李宏杰 3 雪妍 4 孙孟晋 我的选择是以上皆非,我希望能让前《芙蓉》主编肖元来做《甲克虫》。
       你对本期杂志的评价:不太好 给点面子吧,希望下期能看到一些有趣的专题,不过按张帆这种思路来搞,迟早完蛋。前几天还刚写了一个“经典版本和迷你版本”,其中就提到过许多杂志改版后失去特色最终倒闭的结局,甲克虫这样做下去也快了。要么就干脆超过《城市画报》,比《城市画报》还要时尚活力,要么就做的比《我爱摇滚乐》还要摇滚的彻底,否则夹在中间,迟早死翘翘,读者不是布什。
       之所以花大篇幅来谈《甲克虫》,就是说明偶还对它报以希望,负责早就一笔带过。
  • 3 一种习惯 以及《80志》
       之前我总习惯坐到终点站下,也就是坐锦江乐园那站,因为我多半总是去徐家汇或陕西南路,这样可以比莲花路站坐过去节省一元钱。但后来发现地铁价格有调整,从锦江乐园和莲花路站坐到陕西南路站下都是三元钱,于是我就开始就近原则莲花路站了。不清楚欧洲人是否会如此斤斤计较,但基本上我身边的朋友,长辈莫不如此,父母以为我们会大手大脚,其实我们早已经在他们潜移默化下同化了。
      每次在陕西南路站出来,心情都会特别愉快,因为总能先看到明快的绿色,那就是季风书园,而我的市区之旅也由此开始正式拉开帷幕,之前一个多小时的汽车也就算不了什么了。这次花了点时间开始细细梳理季风里的新书,结果发现竟然有许多想买的,包括萨特文集(纪念100周年,季风正在搞优惠折扣),博尔赫斯全集(这个已经等了N年,一直没舍得买,很纳闷为什么小说卷会比我之前买的那本同样浙江文艺出版社的单行本要厚很多?难道是因为那本单行本没收全?),村上春树的几本新随笔(上海译文封面设计的比漓江差多了,纸张印刷也远不如漓江,尤其是《天黑以后》简直和盗版一样,shit),既然说到《天黑以后》,之前已经看过网上评价一塌糊涂,eureka也很诧异我竟然会去买《天黑以后》,就象之前twinbed诧异我会去看subs演出一样。
       其实我没有什么死忠情节,之所以一定要看subs是因为两年前赵丫丫向我大力推荐过,而如今已经和赵丫丫失去联系,“是为纪念也好,是为subs也好”,都是要去看的。至于村上新书,则是一种习惯使然,就象我当初买《萌芽》从1997年第2期一直买到2003年6月那期一般才开始放弃,而其实2002年的时候已经不想买《萌芽》了,因为上面出现了许多“新概念”式套路化的文章,《萌芽》由一本试图改变现代教育和写作面貌的先锋杂志不幸掉进了自己设置的“新概念”式新新八股文酱缸。然后还有《音像世界》,也是一直追随到《IN》完全倒下,再追买了一期新改版以罗文为封面的2001年7月那期。而巧合是的,2001年7月和2003年6月分别也是我自身一些关键转折事件,搬家的时候整理这些杂志的时候,忍不住会长叹一声。
       最后我买了如下这些,彭塔力斯《窗》(多谢eureka推荐,不过格吕顿《蜂巢》季风没进,日后再去福州路找找),萨特自由选择论集《他人就是地狱》,春树、张悦然《80志》,村上春树《天黑以后》,上海城区道路交通图轨道交通换乘2005指南(父亲一直很喜欢看上海城区地图,这个习惯也潜移默化了我,我每次去市区都会带着地图,一般先看地图再问人,虽然站在淮海路上突然从包里拿出一张地图看很巴,但这总比羞于问人又到处乱撞好)。春树、张悦然《80志》封面设计又是红色,很醒目,里面竟然有大篇幅的唱片评论,出乎意料。另外还有郭敬明主编的《岛》文学杂志,设计比《80志》稍微不时髦一些,但能自己主编一本杂志确实不错,这两本杂志再次激励了我一定要争取30岁前做一本杂志的信心。

    (未完待续)